财经
注册    登录    投稿

肖磊:美国开始消灭竞争对手,为华尔街推行数字货币铺路

4569
发表时间:2019-07-14 16:38来源:肖磊看市

  最近,对数字货币市场的关注,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重要话题,尤其是美国市场,从美联储主席到总统,都在发表关于数字货币的看法,这本身就值得重视和思考。

  今年2月,摩根大通宣布发行数字货币JPM Coin。JPM Coin基于区块链技术,能够在机构账户之间实现即时支付转移。

  上个月末,高盛CEO大卫•所罗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绝对”会推出数字货币。而就在高盛CEO表示“绝对”会推出数字货币十天后,高盛的数字资产部门的招聘信息显示,高盛正在打造类似JPM Coin一样的技术团队。而早在2017年,高盛就已经开始帮助客户做比特币等数字资产的交易。

  至于大家关心的Facebook所推的数字货币libra,实际上类似的稳定币,美国监管当局已经批准了两个。

  2018年9月,纽约金融服务署(NYDFS)同时批准了两家公司发行稳定币的申请。这两家公司分别是Gemini和Paxos,他们的稳定币均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并且和美元挂勾,同时都希望成为除法币以外更高效的支付及结算选择。

  请大家注意,Facebook所要发的libra,从表面上来说,跟去年9月纽约金融服务署批准的这两个稳定币没有太大的不同,都是挂钩法币,都是借助区块链技术发行。但Libra跟这两个稳定币的不同在于,这两个稳定币明确跟美元挂钩,接受纽约金融服务署监管,而libra超越了美元,且没有获得美国相关机构的批准。

  所以未来新型的数字货币发行,尤其是直接用于交易支付层面的稳定币,如果想获得全球性推广,首先可能需要两个非常重要的前提,一个是跟美元挂钩,另一个是要美国监管机构批准。

  大家可以想想,1944年美元打败英镑的全球货币新协议(布莱顿森林体系),最重要的一个规定就是,美元跟黄金挂钩,其他货币跟美元挂钩。如果未来新的世界货币是某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那么美国要维持美元霸权的前提必然是,必须要跟美元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再跟这一数字货币挂钩。

  说白了,美国的逻辑在于,就算美元已经不符合未来全球货币的潮流,那么美元的逐步退出,也是要有前提的,就是要成为数字货币时代的锚,像黄金一样退出世界货币舞台,但不失去信用和传奇。

  为了保证这一点,美国就必须要做到两点。只要有全球支付属性的,基于稳定购买力的数字货币发行,就需要跟美元挂钩,而且要美国批准,两者缺一不可,因为如果仅仅跟美元挂钩,而没有得到美国监管当局的批准,那么这种稳定币的发行,就有可能会在未来某一瞬间,甩开美元,美国却无法做到任何阻止措施。

  那美国会怎么做呢?数字货币市场有一个比较原生的稳定币,叫USDT,诞生于2014年,这个稳定币现在的市值规模是40亿美元,虽然跟美元挂钩,但并没有获得美国监管当局批准。假设美国批准的稳定币无法超越USDT,USDT肯定会成为被美国消灭的对象,因为等USDT借助美元建立更广泛的信任之后,将来某一天脱离美元自我运行,美国是无法干预的。

  另一边,美国批准的两个稳定币,目前总规模加起来,还不到2亿美元,而且增发速度远远低于USDT。

  近日,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发布关于USDT背后主导者Bitfinex和Tether非法发行证券的报告,详细描述了Bitfinex和Tether涉嫌在纽约州发行非法的交易证券,而且是非注册证券运营商。

  在美国,非注册证券运营商发行非法的交易证券,可是重罪。很多人目前觉得Bitfinex和Tether有钱,可以请到最好的律师,跟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死磕到底。但大家可能低估了纽约州和华尔街的意志和手段。

  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作为美国整个金融法律监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的时候,直接下令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基金会停止在纽约募资,去年开始起诉特朗普基金会,并调查特朗普的企业。而在面对纽约监管当局的发难,特朗普这样强势的人,也只能抗议。

  在捍卫美国的金融权力和美元的霸权方面,纽约可以说毫不犹豫会跟全世界“开战”。特朗普在这种问题上,也不会有任何的挑衅态度,所以大家也就看到了特朗普近日发的那两条社交媒体。

  请注意特朗普的发言,他说,脸书Libra没有什么地位或可靠性可言。如果脸书与其他公司想要成为一家银行,它们就必须寻求(获得)一张新的银行牌照,并像其他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银行一样遵守(美国)所有的银行监管规定。最后特朗普还强调了美元的地位,他说,我们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而且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既可靠又可信。到目前为止,它是世界上最具有统治地位的货币,而且它将永远如此。它叫美元!

  特朗普到底在说什么呢?大家可能没太注意,因为这个世界上,能让特朗普这样的人敬畏的事情实在太少了,所以他如果是在很保守的讲一个观点和表达一种态度,说明对方在他眼里真的是惹不起的。

  那我跟大家解释一下特朗普到底要说什么,特朗普说,libra不可靠,而且需要获得一张银行牌照,接受监管。其实这里隐含的意思是,libra没有明确跟美元挂钩,所以不可靠,没有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就不能干金融的业务。

  大家再想想,特朗普是一个企业主,曾经一度要废除“华尔街的紧箍咒”多德-弗兰克法案,也就是说特朗普本身是一个金融开放主义者。况且在美国,获得一张银行牌照对于Facebook来说,太简单了。可能大家还不知道,美国诸多金融科技公司,放着银行牌照不要,政府甚至主动撒牌照,但没有人要。原因很简单,对于这些金融科技公司,一旦获得银行牌照,基本就等于失去了创新的可能,变成了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的奴隶。

  所以特朗普的意思之一是,Facebook必须要主动接受美国的监管,成为美元系统的“奴隶”,而不是指Facebook没有什么银行牌照,没有资格发行libra等这类意思。

  特朗普最后说,我们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而且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既可靠又可信。到目前为止,它是世界上最具有统治地位的货币,而且它将永远如此。这句话实际上跟特朗普的内心所想是冲突的,他一直认为美元应该贬值,美联储应该操纵汇率跟欧洲和中国打汇率战。

  特朗普一直讲,我想要一种对我们国家有好处的美元,而不是一种如此强势的美元,以至于它强势到让我们难以和其他国家做生意。

  按照特朗普对美联储的不满程度,以及对美元的贬值需求,不应该口是心非的说美元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而且是既可靠又可信。那请问特朗普为什么一直要批评美联储呢?这岂不是夸赞美联储干得好?特朗普之所以心口不一,是因为他知道什么是纽约可以容忍的底线,什么是美国的“大局”。

  所以我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类似于目前规模最大的稳定币USDT,如果不屈服于美国的监管体系,还天真的要持续的对抗下去,可能后果会非常惨。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之所以没有一下子掐死USDT,并不是没有办法,而是一种美国式打击竞争对手的正常策略。

  最近大家看到的德意志银行溃败的消息,其实从根上来说,德银的溃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给德银设套做衍生品交易,最后美国监管机构出面掐断其业务,并开出历史以来最大的罚款,直到把德银给拖死,而且没人敢救,包括德国政府。这一招大家再想想华为,从某银行的设套,到提供证据给美国,何其类似。

  因此,数字货币市场目前规模最大的稳定币,或者新的,没有通过美国批准的数字货币市场各类稳定币项目,将会在某个阶段,被美国逼到内部崩溃为止,最后可能什么都不剩了。

  这也是除了缺乏透明和制衡因素之外,我长期不看好USDT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至于Facebook的libra的问题,其实在于扎克伯格的选择,而不在于技术或政策,美国未来会有一百种办法阻止Libra的实施,但Facebook也会有一百种办法来应对,可是,大家要思考一个终极问题,Facebook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一个政治问题,还是经济问题。

  商业没有国界,但商人是有国界的,Libra用一篮子货币,以及成立中立非盈利机构来运作Libra,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跟美国对抗,而是要用这种,美国暂时没有办法阻止的逻辑,来增加跟美国传统利益势力的博弈,从而争取更多美国的监管和政治资源,最终依然会为美元服务,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很多人站在一个非常奇葩的角度来评论libra,认为美国也在反对libra,这种想法要不得,因为美国还有很多人在反对特朗普呢,还有很多人反对打贸易战呢,但结果呢。

  Libra其实还没有推出,仅仅是发布了一个白皮书,就引起了如此之大的反响,大家需要思考的是背后的原因和逻辑,因为当你参与讨论的时候,你已经被某种东西改变了。

  在华尔街,每天都有数十个上百亿美元的基金成立,但没有人关注,类似于Libra一样的数字货币稳定币市场,规模连50亿美元都不到,为何会引起如此之大的关注?我想,这一定是某些东西正在发生着改变,可能是货币历史的改变,也可能是商业文明的改变,更可能是信息时代底层组织关系的改变。

  四天前,我发了一篇评论,标题是,“中国官方全面表态,不推数字货币不行”,里面我提了一些对中国发行数字货币的看法,我说至少需要三个属性,一个是国际货币属性,类似于人民币的离岸市场,第二个是要有足够的应用场景,比如借助国内互联网巨头,第三个是要有实实在在的资产背书,比如黄金。

  两天后,根据南华早报的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对中国所推数字货币发表了看法,首先一个是,周小川说,中国可以委托商业实体发行数字货币,类似于中国香港的货币体系允许“商业实体”发行由其私人资产支持的纸币,中国可以从中获取经验。周小川说,通过遵循这种货币挂钩模型(香港发钞银行需要等额的美元储备),中国可以避免困扰加密货币发展初期的“巨大波动”。周小川还认为,Libra引入了一个将影响传统跨境业务和支付系统的概念。由于Libra专注于跨境支付,它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改善其支付结构。

  私人到底能不能允许发货币,我觉得现在讨论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因为从政策层面讲,至少大陆现在没有这个法律依据。但这个“私人”如何定义,需要有一定的智慧,如果正如周小川所言,中国确实可以委托“商业实体”发行数字货币,那么这个“商业实体”到底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呢?

  我担心的是,等到我们想明白这个事情的时候,libra等可能已经带着新的美元信任机制,渗透到了全球各个发展中国家的商业体系和支付网络。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是一个货币市场研究者,从来不推崇大家去买数字货币,我仅仅是一个分析者,也从不鼓吹数字货币市场就能一夜暴富,我给我所有的学员都在泼冷水,让他们保持冷静和理智,这恐怕是大家不可思议的地方,因为我经常泼冷水,很少推荐投资标的,但还有那么多同学参与听课。其实除了讲一小部分的行情走势之外,数字货币是一个兴起的科学理论,这个领域哪怕是教会大家一点点的常识,未来将给个人认识世界带来很大的帮助。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我跟大家举个例子,两百年前,人类开始讨论在社会商业层面出现争议的“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这种组织形式,由于这种组织形式,是把大家的钱集中到一起做生意,最后生意黄了,资不抵债,职业经理人只要宣布破产就好了,他们的财富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于是,“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开始遭遇社会批评,认为是一种引诱投资人失去财富的肮脏手段,跟当前批评非法集资差不了多少。

  当时对经济领域研究最透彻,思想最前沿的《经济学人》也对“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认为这种模式被严重高估,社会不需要这种形式,并预言这种模式最终将走向失败。

  但一百年后(1925年),《经济学人》再次发表评论,认为“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是一种伟大的发明,这种发明不知道是谁促成的,但将来的历史学家肯定会授予发明者一个光荣的称号,这个光荣的称号和那些发明了蒸汽机、织布机的人得到称号是一样崇高的。

  未来的全球货币市场,区块链技术主导的数字货币,将可能是一种主流,其给世界带来的改变,也可能是难以估量的。但世界的变迁,已经很难用“革命”及“颠覆”来诠释,这个世界看上去发展速度非常快,但这种“快”,可能要比你想象的慢得多。

  纸币取代黄金成为全球新的货币形态,实际上从时间跨度来说,经历了接近一千年,从1023年最早的纸币交子在中国诞生,到人类货币市场完全摆脱黄金影响,那是在1971年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后的事情了。

  比特币、libra等,如何在诸多场景里取代美元或其他法币,可能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博弈。从学术和技术层面,也会有太多的掣肘,这个世界没有人会轻易接受一种新的理念,包括当下看上去最先进的研究和学术机构。物理学家尼尔斯·波尔说过,“新理论被接受了,不是因为反对它的人改变了立场,而是因为反对它的人都死了”。

  但我还是想说,不管这个时间多么漫长,最终的得益者,一定是那些做好准备和积极参与的国家,而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国家。


分享到:
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副标题

商务合作

微信:18211013734
邮箱:liantongshe@163.com
友情链接